广州思锐家教咨询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家教心理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方小姐
电话:020-2822916
邮箱:2822916@fjjjsc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广州城中村幼儿园的困局与突围

编辑:广州思锐家教咨询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3/30  字号:
摘要:广州城中村幼儿园的困局与突围
又到了幼儿园招生的季节,适龄儿童的家长纷纷开始搜罗周边幼儿园的信息,有的家长甚至已经备好睡袋、手电筒等行囊,打算到幼儿园门口彻夜排队等候报名。一想到3岁的孩子要参加笔试、面试,过五关斩六将,才能读到个幼儿园,简直叫人抓狂。难怪年轻的家长们感叹:“上幼儿园比上大学难!”

  众所周知,幼儿园“入读难”状况已持续多年,主要原因在于学前教育缺口巨大。无证幼儿园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下渐成气候。据2010年公开的数据显示,全省有5000所无证幼儿园,广州保守估计至少有300所,天河区就有70多所。

  这些无证幼儿园绝大多数藏身于城乡结合部以及城中村当中,规模小、收费低、师资弱,主要面向租住在城中村里的外来工群体,为他们的孩子提供三年左右的成长空间。这是一个未经许可的舞台,但却是一个承载了重要使命的舞台。如何引导城中村无证幼儿园科学合理地发展,为广州庞大的学前教育分担一点责任,值得整个社会深思。

  困局1

  场地难觅,通风采光消防都不好

  2月底,李小姐匆匆忙忙收拾好新幼儿园一楼和二楼的两间教室,把桌椅设备从旧园搬到新园,再一家一家打电话通知家长,学校换新址了,新园就在旧园前边200米,同样是租的城中村一栋住宅楼。

  李小姐2008年从湖南跟随丈夫来到广州,幼师毕业的她刚到广州时租住在城中村,看到村里大量适龄儿童因学费高昂、路途遥远等原因而不能按时上幼儿园,心里很是焦急,再加上自己的儿子正好也快到3周岁,需要入读幼儿园,于是她便萌生了办园的想法。

  刚一开始李小姐就遇到了大麻烦。在城中村,合适的办园场地非常难找,她一连两个月每天都在奔波看房子,但那些村屋要么采光不够,要么没有活动场地,要么进出路口太窄,不方便家长接送,幼儿园的消防安全也难以保障……一边找场地,一边找合作伙伴,直到2010年初,李小姐才终于在东圃某城中村找到了稍微理想的一栋住宅楼,开办了一间幼儿园。

  “有一次,打听到一个地方还蛮适合办园的,但过去一问才知道,人家早就跟一家工厂签了5年租约,你要顶过来也可以,得帮前任把违约金付了,而且还要提高租金,算一算根本撑不下来。”李小姐说,在找场地的这两年里,她经常都很心酸。

  她曾经在另外一个城中村遇到一家幼儿园,只有一间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,所有孩子都在一个班里上课,也没有户外活动空间,一天下来只有中午那半个小时可以晒到太阳,老师就带领他们去门口轮流晒太阳,“孩子们真的很可怜”。

  困局2

  四证不齐,办园难获许可

  由于城中村符合条件的场地本身就很少,再加上政府对于学前教育的管理越发严格,使得许多城中村幼儿园在办证这一环节就被卡住了。

  据了解,按照现行规定,想要办一家幼儿园必须提供房屋检验合格证、消防许可证、食品卫生证、保育员健康证,只有四证齐全了,教育部门才会接受材料,然后再审批给予办园。

  “事实上,城中村九成九的房子是达不到要求的。”李小姐直言,“首先消防许可证就办不下来。”确实如此,在记者走访的多个城中村,位于村外围的物业规划尚算宽松,两栋楼宇之间还留有一定的过道空间,但这些位于路边的建筑显然不适合做幼儿园。再往村里走一段,你会发现,几乎所有的楼宇都变成了“握手楼”、“亲嘴楼”,别说消防通道了,连楼宇本身的消防验收都不能达标。

  比李小姐还早一年开办幼儿园的徐妈妈也抱怨,前几年,她还非常积极地想要给自己的幼儿园办个合法的资质,但这两年已经不再奢望了,“因为根本办不下来”。徐妈妈是广州本地人,在办证的过程中很快跟街道的工作人员混熟了,从对方口中了解到,从市里到区里根本不可能放松城中村幼儿园的管理,“一旦开了口子,后续问题不断”。

  一边是不合格的资质,一边是巨大的需求,城中村幼儿园在去留之间徘徊。

  按照李小姐的说法,她在东圃某村居住4年发现,当地几条村常住人口少说也有七八万,但没有一间正式的幼儿园。与她的幼儿园同期开办的还有另外一家,规模稍大,但两家幼儿园一共也只能解决不足150名孩子的学前教育问题。“你想想,几万人口的片区,幼儿园应该没有取缔的可能吧?!”怀着这样的信念,李小姐在忐忑中将幼儿园维持了两年。

  但李小姐也有很多苦恼。据她描述,这两年间,她和她的房东都受到了许多“警告”。“街道、城管、公安,多头管理,时不时会来了解一下情况,提醒我们这个不合法,那个不合规定,我们都会认真听取,然后改进。”李小姐说,大约每个月还要缴纳几百、上千不等的管理费。

  在另外一个城中村开办幼儿园的徐妈妈也证实,因为她家幼儿园的存在,使得村里、街道、乃至区里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所以平时都愿意接受来自相关政府部门的严格管理。“大约每年上缴的管理费有6000到8000元吧!”徐妈妈粗略算了一下告诉记者。

  困局3

  经费不足,招到50名学生才能保本

  采访中,许多民办幼儿园的开办者和管理者都提出一个问题,政府对民办教育这块的投入有限,目前民办园的运转几乎全部依赖学费,而城中村幼儿园面向的群体以低收入为主,学费哪怕提高一点点都可能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影响。因此,城中村幼儿园的经费问题成为制约发展的一大瓶颈。

  以李小姐的幼儿园为例,她们新租的是一栋两层小楼,占地面积约70多平方米,一楼门前有个20多平方米的小院子,可供孩子们做游戏和运动。目前这里的租金是2200元一个月,几乎没花什么装修费用,记者看到墙壁上有手工制作的纸花和一些绘画作为装饰,桌椅等用具也比较简陋,最高档的配置可能就是一台电视机配DVD机,平时是给孩子们播放音乐用的。

  目前,李小姐的幼儿园共有45名学生,但这些学生并不是固定的,基本上常年会有1/3到1/4的孩子在流动,特别是放寒暑假期间,他们有的随父母回老家之后就不再回来上学。有个别经济能力好一些的家庭,在孩子读到中班或者大班时会转学,转到外面一些小区的私立幼儿园。李小姐说,城中村幼儿园提价的可能性不大,家长们收入本身就不高,能承受的学费在每月五六百元以内,这已经占到家庭收入的近三成了。

  幼儿园的全部收入来自学费,目前收费标准为400元每人每月。开销方面,每月孩子们的生活费都在5000元上下,主要用于两餐一点,以及书本、玩具等必要的教学设备的购置。另外还要向当地城管、公安等部门各缴纳几百块钱的管理费用。李小姐说,她的经验是,一个城中村幼儿园至少要招到50名学生,才能保障运转得过来,现在她的幼儿园基本处于保本状态。她很希望政府能正视现实,最好能由街道出面,帮助解决场地、办证等实际问题,“我相信应该是可以解决的”。 

房东吴先生:

  “最担心幼儿园出事故”

  记者也采访了曾经出租城中村房屋给别人开办幼儿园的吴先生,他表示,最担心的就是幼儿园发生事故,房东就要负上连带责任。吴先生的宅基地房位于天河区东部某城中村,因为有独门独院,所以被幼儿园开办者看中。但对方一开始并未如实告知吴先生自己租房的用途,只说是自住。直到后来街道打电话给吴先生,提醒他相关连带责任时,他才恍然大悟,赶紧与房客联系,并且敦促他们尽快寻找新场地搬离。

  吴先生回忆说,在房屋出租的短短10个月里,他几乎每个月都接到街道、居委等方面的提醒电话,而自己虽然早已搬到另外的区居住,距离该城中村有大半个小时的车程,但他还是不得不隔三差五回去出租屋监督,因为“实在不放心,担心会有什么隐患”。

  ■政府说法

  各区公办幼儿园

  明年比例达30%

  2012年1月20日,穗府办印发《广州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》,通知中称,《广州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(2011-2013年)》经市人民政府同意,现印发给各区、县级市人民政府以及市政府各部门、各直属单位,请认真组织实施。实施中遇到的问题,请径向市教育局反映。

  这份《三年计划》中描述:近年来,广州的学前教育规模不断扩大,2010年底,全市共有幼儿园1532所,在园幼儿总数34.27万人(其中非本市户籍幼儿13.62万人,占在园幼儿总数的39.75%)。入园率逐年提高,“十一五”期间,全市学前三年(3-5岁)儿童毛入园率一直保持在98%以上,基本满足了适龄幼儿的入园需求。

  《三年计划》同时也指出,随着广州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长,人民群众对学前教育的需求不断增长,学前教育发展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困难和问题。如:部分公建配套幼儿园未实现按小区规模足额同步规划、建设和交付使用,适龄幼儿好入园、入好园的矛盾日趋凸显;部分公办幼儿园教职员编制尚未核定,民办幼儿教师社会保障尚未完全落实、收入水平不够高、素质不够高;学前教育的保障机制、管理体制不尽完善,不利于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等等。

  为此,广州制订了三年内的具体目标:到2013年,城区儿童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100%,农村地区儿童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93%及以上;各区(县级市)公办幼儿园占比达到30%以上,大力加强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支持力度;幼儿园专任教师学历达标率达99%;幼儿园班额和师生比进一步优化,幼儿园保教质量评估监管体系进一步完善;2011年起新建的幼儿园全部达到规范化幼儿园办园标准;75%以上的幼儿园达到省、市规范化幼儿园标准,15%的幼儿园成为省、市示范性幼儿园;0—3岁婴幼儿教育指导服务网络初步建成。

  ■突围

  外来人口集中区域

  拟设儿童看护点

  城中村无证幼儿园无名无分地存在着,并默默承担着重要的使命。现阶段,它们不能被取缔,只能靠一步步规范化来引导。这在其他城市已经有试行经验可以借鉴。记者了解到,上海为缓解入园高峰,部分郊区已开设了幼儿“看护点”。为进一步规范郊区学前儿童看护点安全管理工作,上海市教委、市综治办、市公安局、市卫生局、市食药监局等单位联合发文,要求看护人员、保安人员等须持证上岗,规范看护点的管理。

  根据规定,郊区看护点必须设有独立进出的大门,大门前要有醒目的机构标志,幼儿活动场所及周边环境无安全隐患;每班幼儿活动室生均使用面积不低于1平方米,若活动室与寝室共用,生均使用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。在人员配备上,看护人员须接受过幼儿保育职业培训,经考核合格获得保育员资格后上岗。看护点还应配备专、兼职卫生保健人员,定期进行幼儿健康检查,严格执行每日晨检和全日健康观察制度。在安全方面,看护点必须聘请有资质的安保人员,专门从事值勤守护工作,安保人员应当无违法犯罪记录。各看护点应当在出入口安装视频安防监控系统、紧急报警装置,并经公安部门评审验收,安排专人实时监控。

  在广州的《三年计划》里,关于整顿无证幼儿园也有相关规定:各区(县级市)、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要组织力量对幼儿园开展全面排查,对无证幼儿园,要指导和督促其落实整改。整改期间要保证幼儿正常接受学前教育。整改后达到相应标准的,颁发办园许可证;整改后未达相应标准的,及时依法取缔,并妥善分流和安置在读幼儿。到2013年,基本消除无证办园现象。对外来人口集中、幼儿园园舍改造确有困难的,可以设置学前儿童看护点,具体标准和管理办法另行制定。

  记者也从天河区了解到,2010年天河区学龄前儿童入园学位数缺口达2048个,预计到2013年时,这一数字将“翻三番”达到8754个。针对区内无证园数量比较多的现状,区教育部门也有意借鉴其他城市做法,近期对辖内的无证幼儿园进行全面清理整顿,对于却是有需求且有办学能力的幼儿园,引导其向幼儿托管中心的方向发展,提升质量、规范管理。

上一条:教育部回应“入园贵”:建立合理的成本分担机制 下一条:广州市教育局接受专访 详细解读112亿预算支出